第二章 好厚的铁板

本文地址:http://www.qualo.com.cn/article/961216.aspx
文章摘要:偷香邪医,三倍多政府资助貊乡鼠壤,光机沉香游谈无根。

|

  孤儿院的院墙已被推土机轰倒一面,现场轰鸣声不断。

  几个带着安全帽的男人正抡着大锤,轰砸另一面围墙,嘴里骂骂咧咧,一脸不爽的样子。

  “麻痹的,老子在这对墙出力,那两个牲口对妞出力,真特么不平衡。刚才那个小妞还真水灵,以老子的眼力,绝对是个原装货。”

  “艹他妈的,他们要不是罗经理的亲戚,老子一定干翻他们,太特么气人了!”

  “嘘,你们俩小声一点,被罗经理听到就麻烦了。”

  “狗屁,罗经理他还在车里奋战呢,哪能听得到我们说话?拆完这个破房子,老子一定去泻泻火,憋死老子了!”

  他们一边砸墙,一边怨骂着,这儿光线很差,加上机器噪音很大,他们丝毫没发现林逸二人的到来。

  林逸走到一棵大树下,那儿躺着一位衣衫褴褛的白发老妪。

  老妪被人用拇指粗细的绳子五花大绑,她的双眼蒙着黑布,嘴巴被胶带封住,只能发出一阵阵呜呜声。

  “鲁妈妈!”陆晓云惊叫一声,扑到老妪身上,惊慌失措间,她连绳结都解不开。

  林逸走向前,双手抓住绳子,用力一扯,将其扯断。

  陆晓云轻轻撕开胶带和黑布,将她扶了起来,鲁桂花看到哭成泪人的陆晓云,连忙喊道:“云丫头,你还跑回来干嘛?这儿很危险,你快走!”

  “鲁妈妈,您别担心,逸哥哥回来了。逸哥哥很厉害,刚才就是他救了我,有逸哥哥在,我们不用怕!”

  陆晓云神采飞扬,信心满满。

  鲁桂花这才注意到陆晓云身边的林逸,她微微一愣,揉了揉昏花的双眼,盯着正微笑看着她的林逸。

  依稀间,她似乎看出了什么,猛地抓住林逸的胳膊,颤声道:“小逸,真的是你,你没死,我……我不是在做梦吧。”

  “鲁妈妈,这不是梦。我是小逸,我回来了,我来救您了。”林逸鼻子一酸,眼泪就止不住了。

  当年孤儿院里那么多孩子,鲁桂花最疼爱的就是他,若不是鲁桂花,哪有今天的他?

  “妈的,你们都瞎了?有个小杂种来砸场子,你们还在发什么愣!”一声厉喝从不远处传来,一个脑满肠肥的中年男子搂着一个身材火爆的女人从一辆奥迪车里出来,他的肥脸涨得通红,显然刚做过剧烈运动。

  几个正在砸墙的拆迁工这才反应过来,目光集中到大树下,这般架势让鲁桂花立刻紧张起来。

  “小逸,晓云,你们俩快跑,这些畜生们心狠手辣,你们斗不过他们的!”鲁桂花大喊着,挡在他俩面前,像只护崽的老母鸡。

  “呵呵,想跑?没门!把那小子打断四肢,丢到垃圾场喂狗!麻痹的,那两个小兔崽子搞个妞还能让妞跑了,真是饭桶一双!等老子解决完这儿的事,一定好好收拾他们!”中年男子十分不屑地扫了林逸一眼,一副吃定他们的样子。

  林逸笑了,他向前走了一步,一只手轻轻按在鲁桂花的肩膀上,一股柔和的内气从其肩井穴输入,很快,鲁桂花便感觉浑身暖洋洋的,之前身上撞伤的地方竟然一点都不疼了。

  “鲁妈妈,你和晓云先去休息,这些家伙我来处理。您放心,我下手很有分寸,不会出人命的。”林逸特别加了这么一句话,当着鲁桂花的面,他还真不想杀人。

  鲁桂花正欲说话,陆晓云忽然扶住她的手臂,冲她柔柔一笑,道:“鲁妈妈,相信逸哥哥吧,逸哥哥是武林高手。”

  鲁桂花不理解林逸和陆晓云在做什么,像他们这样的普通老百姓,和黑社会帮派作对,不就是找死吗?

  看见林逸朝自己走来,中年男子的嘴角微微翘起,一招手,那几个拆迁工便拿着铁锤跑了过来。

  “呵呵,没想到你这小子倒有几分胆量,敢管我们盛世的事。在我罗霸道面前,还没几人敢这么嚣张。莫非,你以为就你那细胳膊细腿,就能把我们全解决了?”罗霸道笑得脸上肥肉乱颤,他最喜欢这种摧残人的感觉,看着别人跪在自己面前绝望地颤抖,那种感觉实在爽翻天。

  林逸神色淡然,脚步不急不慢,闲庭信步般朝罗霸道走去。

  罗霸道双眼微眯,掏出一只雪茄,叼在嘴里。旁边的性感女人连忙为他点火,小手还在他的双腿间弄着。

  罗霸道深深吸了一口,指了指林逸,两个举着铁锤的拆迁工大叫一声,立刻朝林逸冲去。

  “去死吧,傻×!”

  两只铁锤高举,目标锁定林逸肩膀,这一锤要是砸实,估计林逸的胳膊就废了。

  鲁桂花的脸都白了,若不是陆晓云抓着她的胳膊,她早就已经冲过去。

  然而,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那两只铁锤刚刚举过头顶,竟然十分诡异地停住。

  两个拆迁工身体僵直,仿佛石化了一般,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保持着举锤子的姿势。

  林逸十分淡定地从他们身旁走过,扑通两声,两个拆迁工直挺挺地倒了下来,生死不明。

  罗霸道嘴巴张得老大,叼在嘴里的雪茄“啪”的一声掉到地上。旁边的性感女人惊叫一声,力道用大,疼得罗霸道嗷嗷怪叫,一脚将其踢飞。

  他一手捂蛋,另一只手飞快按着手机,林逸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笑眯眯道:“吹哨子叫人?挺有趣。速度快一点,我怕你撑不到他们来。”

  “疯狗,快从保安部拉几百人来城西街道,家伙全带上,快点!老子给你十分钟!”罗霸道挂了电话,眼神与林逸对视,舌头一下子打结了:“你……你你你别嚣张,刚才仗着天黑下黑手,别以为老子不知道!在平湖,哪个不知道我罗霸道,你敢和老子作对,就……就就就是特么地找死!”

  他瞥了一眼那些畏畏缩缩的小 弟们,鼓足了劲大吼道:“有什么好怕的,快去挡住他,我们的人很快都要到了!快去啊!妈的,难道你们连老子的话都不听!”

  这一声大吼起了点作用,很快,在场的十几个小混混咬了咬牙,朝林逸冲去。

  他们的手中拿着铁锤铁锹,大吼大叫地壮着声势,当第一把铁锹砸下来的时候,林逸抬起手,竟然徒手抓住了宽铲。

  “十分钟吗?真纠结,我的动作得放慢多少。”林逸叹了一声,彩票官网:手一用力,便夺去了铁锹。

  他变掌为刀,一掌削掉宽铲,只留下木制的锹把。

  手持锹把的他冲向已惊呆的十几人中,锹把在他手中,仿佛长了眼睛,专往那些人的四肢招呼。有几个相貌猥琐的,直接废掉了第五肢。

  林逸放慢速度,那些人更加凄惨,一番狂虐之后,没有一人能站起来。现场碎骨断骨声不断,噼里啪啦,像炒豆子似的。

  当最后一人倒下来后,时间才过去五分钟,罗霸道冷汗如浆,双腿哆嗦得厉害。

  我滴娘啊,这哪是以多欺少,分明是狼入羊群!罗霸道踢人踢惯了,还是第一次踢到铁板,好厚的铁板!

  “喂喂,姓罗的,这么干等着也不是办法,打电话催催,我要是不过瘾,可要打你喽!”林逸笑眯眯地看着罗霸道,仿佛在看一个姿态妖娆的裸女,罗霸道的脸都白了,刚要说话,陆晓玲忽然冲了过来。

  “逸哥哥,千万别放过这家伙,他经常去我兼职的地方对我动手动脚,鲁妈妈身上的伤也是他打的,他是我见过的最坏最坏的人!”陆晓玲气呼呼地说道,这番话出口,罗霸道的腿一下子软了。

  “我当然不会放过他,敢对我妈和妹妹动手,我会让他后悔来在这个世上!”林逸的脸色一冷,看罗霸道的眼神仿佛在看一只猎物,咔嚓一声,杀猪似的惨叫再次响起,这一夜的主旋律实在相当刺激。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彩票官网
17227期浙江20选5结果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 安徽25选5走势图 pk10极速赛车 深圳风采开奖走势图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杏彩娱乐平台总代 江西多乐彩一定牛网站 体育彩票排列三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极速飞艇历史记录 免费幸运飞艇计划 辽宁35选7预测独胆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 上海快3开奖公告
广西快三投注 天使娱乐中心 重庆幸运农场视频直播 西南彩票云南快乐十分 北京pk10免费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