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光明路>彩票官网

第17章 安身立命

本文地址:http://www.qualo.com.cn/article/1069946.aspx
文章摘要:光明路,代扣代缴被干下设,鬼雾教你如何张挂。

|

  阳光明媚的一天,陈修文换上了牛仔裤和白色衬衫由狱警带着离开监狱。一路进过牢房,兄弟们都在给陈修文送行。

  “文哥,走好”

  “文哥,文哥”“文哥,要记得回来看兄弟啊!”

  陈修文都是笑着跟兄弟们打招呼,老刘则是默默的在牢门看着陈修文离去的背影,一直到彻底看不见为止。苟仁富和耗子已经被调离了十号牢房,陈修文走了之后老刘就是牢头,苟仁富原本就只是一个小牢头,在整个监狱里都排不上号,在陈修文崛起后他就彻底夹着尾巴做人。

  一路走过曾经流过血,流过汗,开心过、伤心过的地方,陈修文感慨万分。他望着医务室的方向,那里有一个做护士的小姑娘,自己应该跟对方告个别的,不过看来是没有机会了,只能辜负对方对自己的一番情义了。

  高墙电网,厚重的铁门,从今天起再也不能禁锢他的人生。三年前被大巴车载来这里仿佛就像是昨天,看着两扇铁门为他而开,门外的光亮还有一望无际的远方,终于要离开这个牢笼了,陈修文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出了监狱的大门,狱警对着陈修文说道:“出去了就别再回来了,好好做人,你还年轻路长着呢!”

  陈修文双手合十表示感谢:“老黄,谢谢你能来送我,这份情义我记住了。”

  老黄说道:“你小子为人还不错,我当你是朋友,不然我才懒得要求干这活。”拿出一张纸条:“这是我手机号码,以后要是有需要可以打给我。”

  陈修文接过纸条,说道:“一定,我走啦,真的是有缘再见了。”老黄是陈修文的合伙人之一,三十来岁,也是因为家里经济非常紧张才会跟陈修文合作。

  陈修文没有行李,也没有人来接他出狱,唯一牵挂他的人还远在一百多公里外的平安县,院长并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狱。除了一身行头陈修文身上空无一物,他安慰自己一身轻闯天下呗。

  C市监狱位于郊外,陈修文走出一段距离就大喊了一声,展开双臂做出了一个飞翔的姿势。喊完后他感觉十分的痛快,清新的空气,自由的味道,六年了终于自由了。陈修文已经21岁了,时间已经是2002年,这个年纪的人应该在上大学吧,六年最美好的青春是在改教所和监狱度过的,这里面的心酸只有他自己懂。

  继续走到一条分叉路口,陈修文开始迷茫了,自己该走哪条路?今后又该何去何从?先回平安县帮助院长和照顾孩子们么?不,自己发过誓不出人头地绝不回去,而且想必曾经跟他生活有交集的人都应该已经忘记了他这个人吧?即使有人会想起也只能会说,曾经好像是有这么一个欺师灭祖的败类!

  随便选了一个方向,陈修文走了十几分钟终于拦下一辆货车,他很坦诚的告诉司机他没有钱能不能带他一段路,司机也是爽快人,答应载他到城里,两人一路闲聊、东拉西扯,二十分钟后到了城区,陈修文谢别了司机。

  六年的与世隔绝,让陈修文来到城市之后很不适应城市里的繁华,现在是大白天下午三点左右,大街上很热闹,高楼大厦,人来车往,各种玲琅满目的店铺。

  站在一处广场的喷泉下,陈修文思考着自己的人生规划,首先自己一无学历,二无一技之长,三还有前科,起步会非常艰难啊!先要找一份工作,找个地方落脚,再做其他打算吧!

  兜兜转转很快就天黑了,陈修文找过餐馆服务员、服装店销售员、超市保安、甚至打字员的工作,不是他挑剔,要么是他做不来要么是别人不要他,因为他连身份证都没有。

  咕噜,身上没钱一天都没有吃东西,陈修文的肚子在抗议。太托大了,比想象中的更难啊,陈修文自嘲道。原来在监狱里做生意也有点小钱,但是他并没有银行账户之类的,在他走的时候也将那些钱分给大家了。

  夜晚的城市更加漂亮,四处灯光亮起驱散黑暗,一副万家灯火的景象。不管是路上的行人,还是餐饮店或者商业大楼里的人们都在忙碌着和等待着,他们都知道自己为什么而忙碌和等待。这就好比陈修文走在街边看见一家餐馆,服务员急急忙忙的为顾客上菜,又比如一个男子拿着一束花在等待着自己的女伴。

  陈修文却迷茫自己漫无目的的走着是为了什么,夜更深了,陈修文强忍着饥饿游走期盼能寻找生存的契机,他甚至看见一个孩子吃着雪糕也会吞下一口唾沫。

  “好心人给点钱吧,几天没有吃饭了。”前方一个衣衫破烂的邋遢乞丐,地上摆着一个破碗,里面装着零零碎碎的硬币和散钱。看到这个乞丐陈修文的第一反应不是拿走乞丐兜里的钱,而是产生了一个他自己都觉得可怕的想法,时间久了如果找不到活干,自己难道也要变成这个样子?不,绝不!陈修文其实是一个内心高傲的人。

  夜深了,亮着的灯火慢慢少了,路人的行人和车辆也少了,这个城市也进行了短暂的休眠。实在是没有办法了,陈修文找了一个公园,在公园的板凳上睡了一夜。

  没有人会知道,将来叱咤风云的陈修文曾经落魄到这种地步。清晨,陈修文被冷醒了,不知道是不是饿过头了,他现在居然感觉不到饥饿。他思量过一番,自己唯一的特长就是打架,但是自己不能抢劫,那就只剩下花力气的苦力活可以干了。

  大清早的公园里没什么人,只有几个晨练的人在跑步,还有个别老人家在打太极。陈修文饶有兴趣的揣摩了一番老人家打的太极,只有伸展筋骨的作用,打人的话应该没有威力。

  路过一个菜市场,做生意的小贩纷纷在叫卖,陈修文看见一个老妇人左手挎着一个布包,蹲在蔬菜摊上挑选蔬菜,而老妇人身后一个穿着人摸狗样的瘦子,伸手进老妇人的包里在摸索着什么。不管是路人还是蔬菜摊的老板都没有出言提醒,陈修文刚想开口提醒,但是脑海中一个想法瞬间诞生。

  如果自己就这么的提醒老妇人,陈修文担心那个小偷会狗急跳墙直接强抢老妇人的包,老妇人年纪大了,如果被推到在地的话后果很严重。

  瘦子很快从老妇人的包里掏出一个钱包,老妇人丝毫没有察觉,瘦子急急忙忙和一个高个汇合,陈修文一直跟着两人身后。到了一个没人的死胡同,瘦子和高个放松下来了。

  “两位今天刚开张吧,把钱包交出来吧!”陈修文将胡同入口堵住,笑嘻嘻的说道。

  “你是什么人?”瘦子和高个被突如其来的陈修文吓的一跳。

  陈修文戏谑道:“警察,把钱包交出来物归原主,我今天休假可以不抓你们去警察局。”

  警察!瘦子和高个脸上出现惊恐的神色,也没有怀疑陈修文的身份,高个壮着胆说道:“警察同志,我们干这行也不容易,能不能给条生路?”

  陈修文根本不关心他们的死活,他的目标是那个钱包:“我要是说不呢?”

  虽然袭警是重罪,但是对方只有一个人,高个和瘦子对视一眼,然后有了决断,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高个掏出一把刀锋能收缩的小刀说道:“你不给我们活路,那就别怪我们了。”

  高个冲上去刀子就往陈修文的小腹捅,只是后者反应比他更快,一个侧身闪躲,然后抓住他的手臂。高个使劲抽了抽,自己的手臂纹丝不动还被抓到生痛,他难以置信的看着陈修文。

  对着这种人陈修文没有客气,一个膝撞重击他的胸口,高个瞬间痛苦的面部变形,双手抱住肚子倒在地上,喊都喊不出来。啊,瘦子也冲过来攻击陈修文,只是他根本碰不到陈修文,还被陈修文擒拿住手臂扭到背后,脑袋被陈修文一只手压在了墙上。

  瘦子开始求饶:“警察同志饶命啊,我愿意交出钱包。”

  拿到钱包后,陈修文以胜利者的姿态说道:“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们两个有手有脚,为什么不正经经经的干活,记住下次别再犯,也别让我遇到。”

  找个地打开钱包,里面只有几十块,陈修文不是一个迂腐的人,抢了两个小偷他一定心理压力都没有,现在自己自身难保,他也不会行侠仗义的将钱包还给那个老妇人。

  几十块吃顿饱饭还是绰绰有余的,找了家面馆,陈修文吃饱后,人生中第一次感觉每天能吃饱饭都是一件幸福的事。这要是让李洪知道了他那么狼狈,吃饭的钱还是抢来的,不知道会不会越狱出来将他暴打一顿。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彩票官网
山东群英会开奖走势图最新 金巴黎xo白兰地烟台 吉林快3开奖走试图 广西快3玩法 河南快赢481打法技巧
宁夏11选5中奖规则 新疆时时彩分布图 福彩3d开奖号码 宁夏十一选五快开彩票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
516棋牌游戏中心 贵州快三投注表 天津时时彩开奖官网 平特一肖期期免费公开 牛牛金服官网
湖南快乐十分钟 体彩排列3开奖号 吉林十一选五游戏规则 2码中特期期准 亚豪娱乐平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