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感情?琐事

本文地址:http://www.qualo.com.cn/article/1067838.aspx
文章摘要:学生日记,皆为不太沿波讨源,欢声雷动狠抓放射学。

|

   一成不变的盛夏,考场上看着这群学生流着汗写着错与非错的答案,不免有些许心疼呢。

  考试,对于这些初三狗来说,即频繁又特殊。

  “叮——叮——”

  “[考的怎么样?]一句重复的问题,大概每个人都听过,但是听得最多的还是[不知道][还行吧][考!砸了]之类的回答。”在这一个个小圈子中,有一个单手撑着脸颊,两眼无神地望着窗外的骚年,看似文静,其实一直在胡思乱想着什么。

  “寄松?”一小只长得略可爱的男孩子凑了过来。

  “鸿琳啊?怎么了。”

  “老呆教室你不会呆腻啊?跟我出去玩呗!”

  “不要!外面这么热。”一脸嫌弃看着外面说,“而且又没有什么值得我出去。”

  “腾!”鸿琳一把把寄松抓了起来。“你就跟我走吧,反正你现在又没有什么事做!”

  [怎么可能没有事,我还要做题呢。。。]对初三狗的寄松来说,觉得这样说有点不要脸,只能任由鸿琳拉到了小卖部。

  “沙沙沙——”[天气虽然挺热的,但是风还是挺大]

  “给!牛奶。”嗯?看到牛奶的寄松似乎眼前一亮。接了过来。俩人一屁股坐在小卖部门口的一张长椅上,一个喝着可乐,一个吸着牛奶。。。

  [烈日炎炎,万里无云,就算是这样的天气,也会有一些初一级乱蹦跶。

  而现在,大多数人想要的是——平静]

  “要中考了,你想去哪读啊?”鸿琳强行挤出一个问题打破了寂静。

  “行的话,真的想去一中。不行的话,只能继续在二中读了。”

  “如果是你的话。。。说不定真的可以呢!”

  “也许吧,但是被你这么一肯定,我又开始担心了。”寄松看着手上的牛奶壳,思考着什么。

  “嗯。。。我看过你试卷,你怎么老是难答对了,简单的倒是错得比我还准。”

  “哎。。。不知道啊,缘分吧,哈呵”两人似笑非笑。

  [缘分。。吗]寄松抬头看鸿松,对视了一番。

  “回去吧,领导应该快来抓吃零食了。”鸿琳望了望教导处说到。

  “嗯。”

  回到了学习时间,但是寄松并不想认真的上课,那样子真的很累人。既然不想上课,又得让成绩上去,只能是自习。其实寄松挺喜欢自习的,因为那样子会比较安静,不懂的话,手机要比老师强。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随着一声铃响,终于到了午饭时间,学生们纷纷一对一对聚在一起,走出教室——吃饭

  寄松一个人走到了校外的一个肠粉店。进去之后左右望了望,里面已经没有座位了,但是仔细一瞧,还有一个桌子,只不过有一个女生坐着。

  “方琼?”寄松一脸无所谓地叫了一下她。

  “嗯?”

  “我能做在这里吗?”

  方琼向四周望了望,无奈地说:“算了,随便。”寄松就往她对面坐下了下来。

  “怎么不去饭堂吃,跑这里来。”方琼玩着手机无聊地问了一句。

  “说得你在那里吃得起似的。”

  方琼被惊了一下,平静地说到:“穷啊?”

  “额。。。算是吧,你不是吗?”

  方琼有些强颜欢笑着说:“怎么可能,我只是纯粹觉得这里比较好吃而已。”

  寄松看着她,[虽然不承认,但是从表情和语气中也改变不了你在撒谎]

  方琼看着他的眼神,挺怕怕的,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最近手头有点紧。”

  “那。。。要不要我请你。”

  “诶?你不是穷吗?”

  “谁说穷就一点没钱的。”

  “那这可是你说的哦。不对,你有钱为什么不去饭堂吃。”

  “怎么说呢。。。吃习惯了吧。”寄松嘴角下意识地微微扬起。

  “。。。。。。”空气突然变得安静起来,只留下了周围叽叽喳喳的杂音。

  “喂!我能问你个问题吗?”方琼看着手机,手指却没有再动,用平静的语气问道。

  [名字都没叫就问?算了]“行,我,尽力而为。”

  方琼似乎变得严肃起来:“如果,你爸妈离婚了,你跟谁走。哦!当然不是在咒你,只是想问一下。”

  “。。。没事,如果用正常人的眼观的话,当然是谁有理就跟谁咯。不过你算是问错人了,要是我的话,谁也不跟。”寄松也突然变得有些严肃。

  方琼看着寄松脸色不太对,急忙说了声:“抱歉!我。。。是不是问了什么不该问的?”

  “啊?没事没事,只是有点事没搞明白,你,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嗯。。。秘密。”

  方琼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这也把她吓颤了一下。

  “哟!男朋友啊,什么时候交的?也不跟我说一下。”

  方琼回头一看,“小冯?吓到我了,赔钱!”

  小冯看了看寄松,“他是?”

  “哦,我是她朋友。”寄松看着方琼吃着肠粉没说话,下意识回道。

  “哦~”小冯好像是意识到什么,“那就不打扰你们了,拜~”

  小冯带着几个朋友灰溜溜走了,只留下他俩尴尬的吃完了这顿饭。。。

  晚上,寄松一般不回家吃晚饭,他要晚自习,十点多才回家。所以一天中除了睡觉,就呆在学校里学习,玩手机什么的。

  [也许我很无聊,但是我能做的事情有很多]寄松执行着每天必须胡思乱想的理念。

  深夜,“碰!”寄松回到了家

  “妈妈!哥哥回来了。”一小只可爱的小妹妹叫道。

  寄松进门就看到了妹妹向他跑来,露出了久违的笑意,“嗯!回来啦。”轻轻地摸着妹妹的头,“妈妈呢?”

  “和爸爸在厨房呢!”说着,看向了厨房的方向。

  “爸爸?”寄松似乎有些诧异。“乒!”一阵清脆的摔碗声。寄松感觉不对劲,小跑了过去,妹妹也紧跟了上来。

  厨房,地上一堆玻璃渣,爸爸翘着二郎腿躺在睡椅上,一脸无所谓的清闲,妈妈头发显得有些凌乱,以一种要把人给掐死的目光看着爸爸,不知不觉有种沉重的气氛扑面而来。

  “你再这样子,你就别回家了!给我滚!”妈妈以嘶哑的声音对着爸爸哄着。

  爸爸抽着烟,不自觉地转了一下头,偶然和寄松对上了眼,又瞬间撇开了视线,思考了片刻,突然站了起来,走到了门口,“彭!”门一摔就出去了,渐渐地,屋里再一次陷入了一片凝重的气氛。。。

  寄松沉默了一小会儿,拉着妹妹的手回到了她的房间。

  “睡吧,明天就没事了。”

  “真的吗?”妹妹用一种无辜的眼神看着哥哥。

  寄松笑了笑。“嗯,真的哟。”然后给她盖上了被套,轻轻地关上了门。

  自己刚要回到房间的时候听到了妈妈的一阵阵抽搐声,彩票官网:站了一会儿,思考着什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爸爸是一个赌徒司机,曾经一次性输了六万,被妈妈骂了一顿之后还是死性不改,这次大概也是被发现少了钱,然后被骂了吧。妈妈是一个活在过去的打工仔,因为以前自己没好好学习,“认为学习就是一切,成绩好就能为以后找一个好赚钱的活”这种想法每天教育孩子,成绩一般的寄松当然就没什么好果子吃。但寄松并不憎恨谁,他只是想让妹妹不要被这些无所谓的事情所折磨。妹妹其实什么都懂,但是却装作什么都不懂,因为还只是个孩子,并不会去处理这些事情,只能选择逃避,听听哥哥的话。

  寄松躺在自己房间里的床上,无趣地打量着天花板,外面,仿佛死了一般,没有多于的声音,只留下了耳鸣声,进入了沉睡。

  清晨六点,寄松准时起床。洗漱完,叫了一下妹妹起床,便骑自行车上学去了。妈妈通常早上不煮饭,他们也只好出去买个面包垫垫肚子了。

  [阳光明媚的早晨,如同昨晚的事情没反生,美丽的背后又应该反生着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吧。]

  路上,寄松突然看到了自己以前所憧憬的班长,下意识地赶了上去。

  “宏宣,早上好啊。”也不知道跟她有什么好说的,算了,先问候一声吧。

  “嗯?你还是那么早啊。”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恩~”[没事问个问题吧],“你高考后想去哪个高中?”

  “一中吧,毕竟谁都想去。”

  “果然。。。”寄松下意识地将眼神撇向了一旁,小声地自言自语着。

  “果然什么?”宏宣听到了什么,下意识地询问了一下。

  “啊?没什么,那我先走了,再见!”[算了,先溜吧,待在一起挺尴尬的。]

  公路上,寄松加速前进,后面留下了宏宣慢慢悠悠地观赏风景。

  教室,可以看到大家都在为中考默默地奋斗,也有几个小圈子在“搞活动”,寄松一副很累的样子趴在课桌上。

  [我貌似练习册还没填完]。。。

  寄松控制着不情愿的身体,开始做题。

  夏天虽热,但是风还是挺大的,坐在窗旁的寄松头发一直飘扬着。

  “放学和我去吃饭吧!”附件一圈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寄松注意着。

  “啊,不行哦,她已经被我约了,下次吧,嘻嘻,对吧?方琼。”

  “嗯,下次吧。”

  “好吧,那晚上放学你要去哪玩?”

  方琼神情突然显得有些诧异,“诶?额。。。晚上我不能出去玩,我得回家才行,抱歉啊。”

  “不行吗?那什么时候去你家,一起复习?”

  一旁的叶长琴看不下去了:“啊?算了吧,我估计小冯到你家就是为玩吧。”

  “啊?怎么就不行了?我又不是只会玩,也不瞧瞧某人的成绩怎么样,还好意思说我。”

  “你!。。。。。。”

  [女生们的一些事情真难搞,似百合又似仇人,现在貌似有好事要发生了]某邪恶的男生想着。

  方琼一手搭在小冯肩上:“你们真是不会好好相处,又要干架了?算了吧,要上课了,安分点。”

  俩人看了一眼黑板旁的时钟,还真要上课了,一下子各自都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两眼无神的寄松看了一眼方琼,正好被对视了过来,竟然没有害羞地撇开,多看了几眼,铃一响,便各自拿起课本思索什么起来。

  早读课,这可是班主任教训我们的绝佳时机,可这次却不一样,她没有直接拍着讲桌对我们哄,而是看谁没认真读,就抓到办公室做思想教育。寄松自然没有去思考这一点,懒懒散散地读着,时不时还打几个哈欠,自然是逃不过老师的目光。

  “你怎么老是一脸无精打采的,根本没好好上课,好吗?”

  “没办法啊,不过课我还是有认真听的。”寄松一脸无奈。

  “那你就把眼睛睁大点,别让人看你像看龟一样。”

  “不行啊,我要真是像你说的那样,睁大眼睛,认认真真上课,我保证下节课立马睡觉。”

  “说你上课不认真,你还有理啦?”

  “不敢不敢,您是老师,你说什么是什么呗!”有种嘲讽的气息。

  “那别人不会,你怎么会呢?”老师是听出来了,想反咬一口。

  “就像你说的,你高三时留的黑眼圈,是永远都消不掉了一样,老毛病。”

  “那要是有什么病,你去医院看看,吃完药不就好了?你可是要中考了,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老师的语气明显有一点点加重。

  [不要拿中考来压我,这种事听多了,也腻了。]寄松本想说的,但是想想这样子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只会让问题变的更加严重,所以强行让自己“嗯!”了一声回到了教室。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彩票官网
金点北京赛车pk10计划软件 广东好彩1开奖 湖南幸运赛车官网 秒速赛车官网开奖记录 牛牛热视频frenn
幸运飞艇计划 云南时时彩开奖记录 河北十一选五一定牛网 北京赛车pk10 z浙江11选5走势图
广西快3app下载 吉祥彩娱乐直属 湖北快三走势图 贵州快三规则 浙江20选5开奖
香港二分彩开奖结果 平刷王北京赛车 辽宁35选7走势图周一 pk10五码循环不死模式 浙江11选5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