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幸福的滋味

本文地址:http://www.qualo.com.cn/article/1067837.aspx
文章摘要:庄凯大梦,获奖者德輶如毛综合排名,基本粒子释迦牟尼科技期刊。

|

  第一回

  “庄老师”的由来————

  如果说讲故事是分享快乐,彩票官网:那我想从我的高中时期开始,高中哦!一个荷尔蒙最不稳定,甚至可能容易失控的阶段,当然我是一个听话懂事的乖孩子........

  与“别人家的孩子”不同,中考九门考试,九百五的总分我考了三百六十六,当年在我们那个市里,中考成绩在六百分以上才能读到我市最差的高中,其实如果加上五十的体育成绩我还是有四百的,可体育成绩又算不在里面,哎,这让我有点点郁闷。

  不过庄德礼比我还郁闷,那段时期他一度不愿出门,只要一出门,准能碰到熟人,也不寒暄几句,直截了当的用四川人特有的腔调问“庄老师,你女儿今年中考考咋样啊?选哪个学校哦,一中还是外国语”。一中是我市最好的公立学校,而外语是最好的私立学校,

  这时庄老师的脸就会不由自主的泛红起来,挥挥手,摸着自己的心脏部位,很无奈的会说“哎,不聊这个话题,我心脏不好”。

  对了,我爸不是老师,他是农业工程师,家里现在还放着他中级工程师的本本,其实按我说就是个种地的,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地里指导工人们如何种植树苗,如何施肥,如何浇水,不过我爸每次在教育我时会自信加炫耀似的跟我说“你别看不起我们种地的,树苗栽种的的时候,根要几分深,加多少肥料,浇多少水,这都是有讲究的”,而之所以大部分人叫他庄老师,我认为一半是褒义词,一半是贬义词。

  我爷爷是个农民,家里一共生了七个孩子,两个女孩,五个男孩,现在想想我奶奶还是挺厉害的,据说她一般头天生完,第二天就可以下地干活了,厉害吧!庄老师呢,排行老二,小时候家里穷,农民的孩子早当家,所以我的大伯没读多久的书,就承担起了家里的重担,跟着我爷爷四处奔波,庄老师也就帮着家里干活,这农活干久了也累啊,后来他发现读书真好,可以坐着,不仅不累,衣服还不会弄脏。从我爷爷家到学校的路程大概有十公里,那时候,读书可不像现在,路程远可以坐公交车,再不济骑自行车呗,庄老师每天天不亮就得起来,因为家里没有交通工具,能用的只有自己的两条芊芊小腿,为什么要用“芊芊”两字来形容呢?因为到现在,已经五十好几的庄老师,两条腿细的比女人还要细,又细又白,我是真心羡慕啊!哦,好像扯远了,话说回来,因为路远,庄老师每天花费在走路的时间就有四小时,放学回到家,天都黑了,还要抓紧时间做作业,农村不像城市,每天很早就睡了,天不亮就起了,就如人们所说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样一来二去的,那还有功夫干活了。坐着真好,手不痛,脚不酸了,上课认真点,考试考好了,老师还会奖励一支铅笔或者一本漂亮的小本子,还有同学们羡慕的眼光。

  “我不想干活,我要读书,我要坐着!”庄老师在心里默念。

  他使劲的读啊读,后来中考他考上了全市最好的高中,那时候的中考考的再好学费也得自己出,更别说吃穿住了,家里根本不可能拿的出那么多的钱供他读书,好在那个时候有个政策,中考考上高中的学生如果转报中专的话不仅学费不要钱,还可以包住,每个月也会补助一定的粮票。

  一想到在冬天光着脚在庄稼地里挥着锄头干活,脚冻的发红,冻的裂开的滋味;拿着水桶,走到一公里远以外的乡镇上挑水,肩上扛着沉重的担子,每走一步,那重重的担子压在肩上,痛的他直掉眼泪,这不像犯了错,被我爷爷追着打,至少他还有躲避痛的自由,而这种痛压的让他难以忍受,但却必须忍受,因为如果不干,全家人一天都没水喝,那时还有做大学生梦想的庄老师选择了妥协,高中不行就中专吧,好歹有书念啊,可以坐着,还是坐着好庄老师心想。

  于是跟班主任说自己要报中专,可问题也来了,读什么专业,庄老师开始犯难了,对读书有着谜一般执着的庄老师哪里想得到那么远,只要坐着就好,他要坐着,至于读什么专业,这就不在他思考的范围内了,拿着填报志愿的表格回到家,他把表格拿给爷爷,我爷爷大字不识一个,哪懂什么专业是个什么鬼啊,就说“反正也是农民出生,你就学种树呗”。

  就这样,庄老师就报考了L市的林校,林校顾名思义,还是跟土地沾边,进校不到一个星期,庄老师就傻了,学校的副校长刚上任不久,新官上任三把火,提出要改革创新,瞧这火烧的,每天不是让学生上山就是下乡的,说是知识是在实践中获得的,其实就是让学生每天不是在山上种树,就是去地里除草,这与他之前来学校要“坐着”的理念完全相驳啊!

  哎,好在这样的情况持续没好久,就被周围的农民伯伯及负责山里的林业部门反对的呼声给制止了,据说是因为学生树种的东倒西歪,草除得乱七八糟的,还顺带把农民伯伯种的蔬菜一并给扯了,我严重怀疑这是庄老师为了实现他“坐着”的理念而串通大伙干的,你想啊,那时候的中专学校,学生大部分都是农村出来的,农活谁没干过,会不认识庄稼,副校长只好赶紧叫停,让学生回教室上课,回到教室上课的庄老师心总算是放下了,他可以安安心心的坐着了。

  坐在教室的滋味是幸福的,但伴随而来的是饥饿,学校每个月补助的粮票不够,才十七岁的庄老师正是长身体的阶段,虽然每天坐着,但他发现认真的读书,比干农活还要饿的快,但想想和干农活比,读书就是天堂,当时家里每个月给他五块钱的生活费,他原本计划每月悄悄的存一块,可现在,别说存了,这点钱根本不够,得想办法得先活过这个月庄老师心想,下了课,饭也没吃,出了校门去邮局给家里拍电报要钱了,回来的路上在想,就算家里肯寄钱,算算日子,怎么也得十天半月,自己剩下的粮票和钱满打满算也只能撑到五天,这可怎么办哦!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彩票官网
北京时时彩pk10 黑龙江福彩网p62 香港金多宝中特网 幸运农场夜场时间 赛车pk10软件下载
日本东京快乐8开奖结果 东方6+1生肖 秒速飞艇是骗局吗 体育彩票开奖直播现场 彩票论坛大全
彩蝴蝶重庆时时彩软件 香港六合彩开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查询结果 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 福彩刮刮乐
168彩票什么意思 福彩3d图谜 广东26选5规则 快乐扑克牌 哪个时时彩平台最靠谱